首页

一世之尊请看小说网一世之尊请看小说网网站安卓

2020-05-26 15:09:57

一世之尊请看小说网上官柔雪如果没有流产,那孩子到现在也才七个月而已,怎么会这么快就生了?她该不会狠辣到强行打了催产针,在孩子不足月的时候就把他给生下来了吧?上官凝仔细想了想,觉得按照上官柔雪的性格,她真的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她的狠辣,一向不止是对别人狠,她对自己更狠!以前,为了能让周围的人都怀疑她这个做姐姐的,上官柔雪都会不择手段的弄伤她自己,甚至为了以示清白多次跳海”这要是他姓韦,他儿子岂不是要叫韦小宝了!他媳妇可真有才,连这么有“文化”的名字都想得出来!上官凝也知道孩子的性别现在还不确定,因此也不去纠结孩子的名字,但是她很喜欢叫景逸辰大宝,所以,一路上,景逸辰差点儿被她给折磨疯了!“景大宝!”“……”“大宝,我在跟你说话,你怎么不答应我一声儿!”“……”“大宝,你不觉得这个名字叫起来很可爱吗?”“……”他一个大男人,要可爱干什么?!“大宝,我中午还是想喝酸梅汤,能多让我喝点儿吗?”“宝贝,只要你不叫我大宝了,今天中午想喝多少酸梅汤都行,求放过……”……到了医院,上官凝终于消停下来,景逸辰有些神经衰弱的拉着她进了木青的办公室”木青和郑经一听景逸辰开口,立刻默契的闭上了嘴。”

要知道,木青一旦发火儿了,就停不下来,总要过去那股劲儿才肯住嘴,她被他骂的耳朵都起茧子了!忽然间,门口处传来开门的声音,赵安安微微转头,就看到上官凝和景逸辰走了进来所以她才会觉得景逸辰生气是那么的正常,连她自己都有些气自己,差点儿就酿成大错了”上官凝皱起眉头,神色间全是恼怒:“我一定会安安稳稳的生下我们的孩子的,这些人不会得逞!”她说完,忽然间又有些低落的道:“原来上官柔雪和唐韵一直都是在打孩子的主意,我还傻傻的送上门儿去,多亏当时跟安安、小鹿在一起,如果是我一个人,肯定要出问题了她猜测那是麝香,但是跟她们两个呆在一起那么久,她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这实在有些奇怪急诊室里没有其他医生跟护士,估计是被木青都赶出去了,因为他现在正很没有风度的破口大骂“……你真的不恨阿凝?那你昨天怎么还一副要跟她拼命的架势,我觉着你昨天跟唐韵两个是想要我们俩的命吧?还是说我眼花了?记忆错乱了?”赵安安把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拿在手里把玩儿,一根手指在锋利的刀刃儿上轻轻滑过,露出一个恶意的坏笑。

王露得知孩子是自己儿子的以后,反而十分的高兴“这次帮我们的,还有别人,但是我不知道是谁,因为她一直通过别人传话,从来不见我的“姐姐不肯放过我,她想给我毁容!还开枪打我,要不是我趁乱跑了出来,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卓君!姐姐她好狠哪,还找了帮手一起折磨我,我只要说错一句话,就会被用到割!她们差点儿割掉我的耳朵,你看看,我耳朵上现在还在流血呢!卓君,你快帮我叫个医生来,我快要坚持不住了,我好痛啊!”曾经吃过那么多的亏,谢卓君现在哪里敢轻易相信上官柔雪的话!他发现,不管过了多久,事情还是像原来一样,他还是在原来的起点上,根本就猜不透上官柔雪在想什么,更不知道她说的话是真是假

一世之尊请看小说网代理网站他随意找了把椅子坐下,笑着道:“好事儿啊,以后你有什么攻克不了的医学难题,找景少就行了!至于你的饭碗,丢了就丢了呗,反正你明明可以靠脸吃饭,还非得靠才华在这儿当大夫,我都看不下去了”赵安安气的直跺脚:“我都说了,昨天只是一时大意,我没把上官柔雪绑好而已,以后绝对不会出这样的纰漏了!我仇还没报呢,唐韵那天可是想要我的命啊,而且想要你儿子的命啊,你就一点儿也不生气?”赵安安说到这儿,顿时恍然大悟一般,伸手指着景逸辰道:“噢,我知道了!哥,你对唐韵旧情未了,对不对!你舍不得让我折磨她!哼,你有阿凝一个还不够,现在还惦记着别的女人!我现在就去找阿凝,把这件事告诉她,我要让她跟你离婚!”景逸辰倏然抬头,冷冷的道:“闭嘴!一天到晚就知道胡说八道瞎闹腾,早晚要把自己给折腾死!”他话虽然这么说,却还是起身,淡淡的道:“我正好有事要问唐韵,你跟着吧,不过你要是敢在阿凝面前说些乱七八糟的,影响她心情,你就彻底禁足,永远呆在家里,这辈子都别想再出门!”赵安安立刻换了一副讨好的表情,满脸笑容的道:“是是是,我一定听你的话,绝对不会乱说话!你跟我嫂子那是天造地设,唐韵算个屁,你怎么会惦记她!”第403章十年的骗局(一)当然,按照小鹿的性格,就算没有景家撑腰,她也一样会杀人的——她不在乎别人的命,也不在乎自己的命,是生是死,她都无所谓

只不过,景逸辰、木青、郑经三个男人都很沉稳,木青和郑经都以景逸辰为首,他沉默多久,他们就会跟着沉默多久裸是我太自信了,太莽撞了,以后不会了一世之尊请看小说网她了解景逸辰,知道他是真的发火生气了只不过,上官凝看到他神色冷酷的来抱自己,第一句话就是:“我没事,这些血都不是我的谢卓君一直以为,上官柔雪已经死了

谢卓君想到这里,心里不禁一突,浑身都有些发冷木青一看他又来了,不由哀求道:“景少,求求您放过我成吗?我知道您智商高,但是也不用通过这种方式来打击我吧?这也就是我从小被你打击惯了,换个人会自卑的撞墙的!”景逸辰无视他的哀求,淡淡的道:“别说废话,快点儿开始教尤其是景逸辰,此刻的他,看起来极为可怕,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凛冽的杀意,那种强大的气场,似乎要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吞噬掉一样!他看到唐韵光滑细腻的胸口的一刹那,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黑暗中,他脸色苍白无比,额头青筋暴起,手指攥成拳,在努力的用意志支撑着自己

上官柔雪不能死,她是自己儿子的亲妈,她有再多的不是,她再狠毒,那也是孩子的妈妈,他总不能让儿子刚刚生下来,就没了母亲“怎么样,我新学的医术不错吧?今天还是头一次用,还真是挺好用的,怪不得木青那混蛋就愿意暗地里给别人下针!这真是阴人的利器啊!”唐韵缓了好一会儿,才哭着道:“你不是说捅刀子吗?这是针,不是刀!”她现在被赵安安折磨的死的心都有了,恨不得让赵安安直接一刀捅死自己,那样她就不用再面对赵安安非人的折磨和羞辱!赵安安把针随意的扔到了自己口袋里,恍然大悟的道:“噢,原来你喜欢刀!没问题,这个挨刀的愿望我还是可以满足你的!”唐韵忍无可忍,脑海中灵光一闪,立刻大声吼道:“你为什么光折磨我,上官柔雪才是你们真正的敌人!她妈抢了上官凝的爸爸,逼死了她妈妈,还抢了她的未婚夫,现在又来勾引逸辰哥哥,你应该打她,别打我!”赵安安从来没有听上官凝说过自己的过往,更不知道她跟上官柔雪有这么深的过节,她不禁微微一愣,随后就抬头朝上官凝看去阿虎朝景逸辰恭敬的行礼之后,就神色颇为兴奋的离开了


现在,该死的人基本上都死了,有一个没死的,也半死不活的躺在我们面前淫谢卓君一直以为,上官柔雪已经死了

虽然她跟上官柔雪之前是同盟,两个人都有一致的目标,那就是上官凝和她的孩子,但是现在大难临头,唐韵哪里还管什么同盟不同盟的,先保住自己的命再说!赵安安挑拨离间的意图非常的明显,她是想让她们俩互相猜忌互相爆料,她渔翁得利结果她爸爸还是喜新厌旧,结婚十几年后就喜欢上了别的女人她看赵安安极其的不顺眼,听到她说话,也顾不得装什么柔弱了,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恼怒的道:“你个神经病给我闭嘴!我跟我逸辰哥哥说话,你插什么嘴,赶紧给我滚出去!”唐韵之前说什么话,木青都没有表情,一听到她骂赵安安,脸色立刻变了,只不过,还没等他上前教训唐韵,赵安安自己就已经张牙舞爪的扑了上去。

“赵安安是彪悍的,唐韵紧紧的抓住自己胸口处的衣服,她却直接动手把纯棉的浅绿色病号服给撕了他平日里不管多生气都不舍得动赵安安一根手指头,现在看到她被伤成这样,心里自然是非常恼恨心疼的他把上官柔雪抱进一间卧室,让她躺好,然后就打电话叫了一个医生来给她处理伤口。

上官柔雪看着她露出森白的牙齿,像是要吃人一样,急的满头都是汗,却拼命忍住骂人的冲动,用她平生最无辜可怜的语气道:“安安,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是被迫的他哈哈大笑:“行了,别叨叨了,他不是人,你不用跟他比,谁叫你只是个人呢她脖子受了伤,被木青给包了个严严实实,低头转头都十分的困难,这会儿走路跟个僵尸一样,直挺挺的走到桌子旁边,瞪大眼睛看看木青,又转动眼珠看看郑经,诧异的道:“原来你们俩才是真爱!要不你们俩移民吧,国内可不允许同性结婚的!”木青和郑经立刻同时松手,异口同声的道:“我不喜欢他!”木青说完又加了一句:“我喜欢的是你,你才是我的真爱!”赵安安想点头,却无奈的发现自己现在根本做不了这个“高难度”动作,只好放弃,开口道:“哦,我明白了,你是双性恋!”木青气结,还要再解释,赵安安却已经不理他了,走到景逸辰面前道:“哥,我要去看看唐韵,你让你的人给我开门,他们不听我的话,守在门口跟俩面瘫门神似的,我进不去!”景逸辰的注意力依旧在书上,闻言头也没抬,淡淡的道:“你如果觉得自己的命太长,可以直接从这里的窗户上跳下去,这样死的会快一点儿,不然以唐韵的智商,你想死在她手里,只怕需要多受不少折磨。

“她跟妈妈赵昭早就都跟爸爸没有了任何来往,各过各的,即便是这样,每每想起自己父亲,赵安安还是会恨的咬牙切齿的妇给毒死了!赵安安走到上官凝身边,轻轻的抱住她,安慰她道:“一切都过去了,今天这个半死不活的,我们好好折磨一下,让她体验体验,什么叫生不如死!”上官凝现在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提起母亲的死亡,就会控制不住的心痛难安了景逸辰学医?!郑经有些诧异,他大步走到景逸辰身边,低头一看,果然景逸辰手里的书是医书

唐韵就是一个十足十的疯子,她这样的人,只要一得到机会,就会不停的找事儿,如果有一天上官凝和赵安安落到她手里,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会比她现在凄惨多了“嫂子,你气色看起来不错嘛,来来来,坐,我再给你把把脉因为谢卓君已经去过好几家医院检查身体了,医生都说他的身体有问题,以后基本上不可能有子嗣了。

“上官柔雪见到谢卓君,开心的不得了,连身上的疼痛都减轻了几分不过,她没有往前走,却快速利落的从衣袖里掏出一把枪,然后对准了上官柔雪的脑袋时间在这一刻,显得无比的漫长,不知道过了多久,景逸辰才冷漠的开口:“木青,枪伤的伤疤,能被处理的完全看不出来,像是没有中过子弹一样吗?”木青立刻摇头,声音清晰,逻辑分明:“不可能,这根本做不到!你自己胸口就中过子弹,要想完全不留疤痕,你应该最清楚这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医术!”“我给你取子弹的时候,已经尽可能的把切口做到最小,用了最精细的缝合技术,用了全世界最好的祛疤药剂,但是你胸口上还是留下了疤痕!我的医术就算排不到世界第一,但是在处理外伤和疤痕上,木家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我的医术更是顶尖的,我都做不到,其他人也不可能做到,我有这个自信!”木青说完,病房里的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唐韵的胸口,那里一片光滑,没有半点疤痕


他动作很轻,脸色却非常的冷你不要生气,我会很难受谢卓君有种预感,他觉着自己这辈子好像都永远甩不掉上官柔雪了!谢家要彻底被她弄垮了!他思绪万千,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走了出去

木青喋喋不休的怒骂,手里却一直没停,小心翼翼的给赵安安包扎伤口他把上官柔雪抱进一间卧室,让她躺好,然后就打电话叫了一个医生来给她处理伤口木青喋喋不休的怒骂,手里却一直没停,小心翼翼的给赵安安包扎伤口。

“小鹿,你怎么在这儿?你一直守着这里吗?”小鹿看了上官凝一眼,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不过,她没有往前走,却快速利落的从衣袖里掏出一把枪,然后对准了上官柔雪的脑袋唐韵却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在一瞬间变得苍白如纸,她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衣服,怎么也不肯让赵安安脱。

一世之尊请看小说网官网平台

景逸辰很快就收到上官柔雪去了谢家的消息归根结底,外界的诱惑只占一小部分原因,更深层的原因,还是在于男人自己没有责任心上官凝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一点儿闪失都不能有,最好远离这个两个危险的女人,谁知道她们俩有没有什么别的招数,万一伤到上官凝,就得不偿失了。

木青脸色微变,有些紧张的问:“嫂子,你在哪儿见过麝香?这东西当然会导致流产了,尤其是胎儿还不稳定的前三个月!”坐在上官凝身边的景逸辰也皱眉:“阿凝,你为什么问这个?”“昨天唐韵和上官柔雪身上好像带着麝香,她们俩故意跟我和安安周旋了很长时间,说了很多废话,后来我才意识到她们是在拖延时间,为了让她们身上的麝香发挥功效”木青和郑经一听景逸辰开口,立刻默契的闭上了嘴上官凝笑着点头:“好,我每天都会喝,那是老爷子的珍藏,我可不会浪费了!那药酒喝起来一点儿酒味儿都没有,反而芳香扑鼻,闻着就想喝,每天喝它都是一种享受。

题图来源:一世之尊请看小说网图片编辑:

<sub id="2adho"></sub>
    <sub id="tiej4"></sub>
    <form id="77r9c"></form>
      <address id="4z5ld"></address>

        <sub id="v0hnv"></sub>

          突破特别快的玄幻小说 sitemap 嫂子 穿越蓝猫淘气小说 吸阴气小说
          鸡鸡| 刑案小说| 终极极品小说| 网游经典小说| 经典情欲丝袜小说| 花样男子韩版小说| 为什么凤鸣轩小说下载完不能看| 小说灵车讲的什么意思| 鲁西西传有声小说| 蝴蝶蓝的小说好看吗| gay男同小说| 娱乐圈小说网盘下载| 免费看小说专宠椒防| 类似影子情人的小说| 姊妹易嫁小说结局| 饮小说女主| 壮志凌云小说起点| 阴阳小说地狱的故事| 美国出名小说家|